就业难当反思教育结构
在大学毕业生数量屡攀新高和用人单位减缩招聘方案的布景下,大学生工作面临着史无前例的严峻形势,有媒体乃至称之为最难工作年。面临工作难,教育部和各高校都采取了相应的对策。教育部发文清晰,对立性别、户籍、学历、高校类型等方面的工作轻视;各高校也相应从推进大学生村官、选调生等特别类型工作,引导和鼓舞京外工作,鼓舞创业,展开工作训练等方面着手。这些办法或许能收一时之效,但处理大学生工作难还需从根子上着手。工作难的背面,既有经济结构的要素,例如常识密集型工业、服务业,有数据显现,我国的第三工业只要43.1%,处于落后水平;更有教育结构的要素,大学盲目扩招以及专业设置与社会需求的脱节,都是这一问题的要害构成。大跃进式的扩招,成果了一批巨无霸式的大学。这些大学以扩招为名,在国际一流大学、综合性大学的招牌之下,追逐潮流,盲目开设一系列自身无法深化运营且与市场需求脱节的专业,法学热、金融热都是这一现象的集中体现。而现在对高校的点评,仍未脱行政化和等级化的窠臼。先是将高校分为三六九等,再是将大学分为一流二流三流。财政投入、教师资源都随之而动。在这种行政化和名利化的扶引之下,高校趋之若鹜的是求大求全求名号求一流,而工作院校则处于被无视被萧瑟被轻视的位置。从年年呈现的用工荒来看,现在最缺少的恰恰是工作人才而不是大学生。高校扩招的背面,不只使教育工业化名利化,更带来了资源配置的紊乱。面临大学生工作难,厘清大学定位,开展工作教育和专科教育,回归教育本位,应该是着手的要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